人類告別自然界,是以勞動為契機而以自我意識的確立為心理上的標誌的。恩格斯指出,人通過勞動而使自然界在自己身上「達到了自我意識」。從此,人就由受動的存在物變成了能動的存在物,由自然的存在物變成了文化的存在物,由單純利用和適應自然的存在物,變成了唯一不再臣服於自然必然性、因而能夠自由地支配自己並進而支配自然界的存在物。

但是,恩格斯也同時告誡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 

ching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