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烏龜.jpg  

老烏龜

文/道格拉斯.伍德Douglas Wood

圖/徐靖沂 Cheng- Khee Chee

譯者/游紫玲

 

在很久很久以前…

說是很久很久,但其實也沒那麼久…

 

那時所有的動物和岩石

風和水

和樹木

和鳥

和魚

還有世界上其他的東西

都能開口說話…

並且了解對方的意思…

 

一場辯論開始了。

起初,辯論的口氣很溫和…

輕輕地,第一陣微風在呢喃:

「他是一陣永不止息的風。」

輕輕地,石頭在回答:

「他是一塊屹立不搖的大岩石。」

輕輕地,山低聲地說:

「上帝是積雪的山峰,聳立在白雲之上。」

海洋裡的魚回應說:「上帝是游泳好手,在深藍色的海底游泳。」

 

「不對,」星星說,

「上帝是閃動的光,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不對,」螞蟻回答,

「上帝是一種聲音,一種味道,一種感覺,與我們非常非常接近。」

「上帝,」羚羊說,

「是跑步健將,跑得快又自在,喜歡跳躍,愛跟風賽跑。」

「她是一棵大樹,」柳樹喃喃地說,「是這世界的一部分,時時在長,時時在付出。」

「你說得不對,」島嶼提出反駁,「上帝是跟世界分開的。」

「上帝像閃耀的太陽,在一切之上。」蔚藍的天空說。

「不對,他是一條河,流過每樣東西的心靈深處。」瀑布發出如雷的聲音。

「她是獵人。」老虎吼著。

「上帝是很溫柔的。」知更鳥啾啾的鳴叫。

「他是大力士。」熊咆哮的說。

 

辯論的聲音

越來越大  越來越大  越來越大

直到…

 

停住!

突然,一個沒出現過的聲音響起。

它的咆哮像雷聲那樣震耳,

它的低語像蝴蝶打噴嚏那樣輕柔。

這聲音好像來自…

為什麼它好像來自…

…老烏龜!

 

之前老烏龜幾乎沒說什麼話,當然也從來沒跟別人辯論過上帝的事。

但是現在她開口說話了。

 

「上帝真的很深。」她對海裡的魚說;

「上帝比天還高。」她對群山說。

「他像風那樣敏捷又自由,像大岩石那樣堅定不移。」她對微風和石頭說。

「她是這個世界的生命。」老烏龜對柳樹說;

「總是在我們身邊,但又比最遠方閃爍的星星離我們還遠。」她對螞蟻和星星說。

「上帝既溫柔又強壯,在萬物之上,但又包含在萬物裡面。」

「上帝是我們夢想的一切,是我們所追求的東西,」老烏龜說,

「是我們的源頭,是我們能找到的所有事物。」

「這就是上帝。」

 

老烏龜從來沒說過這麼多話,

大家都很驚訝,

變得非常安靜。

但老烏龜還有話要說。

 

「沒多久將會出現一種新的動物。」她說,

「他們既奇特又美妙。」

「他們會提醒大家上帝是什麼。」

「他們會以許多種膚色和身材出現,

有不同的臉型,

和不同的說話方式。」

「他們的思想可以飛到星星那裡,

但雙腳行走在陸地上。」

「他們將擁有許多能力,

他們很堅強,但是也很溫柔,

是上帝給地球的愛的訊息,

是地球向上帝的禱告。」

 

人類出現了。

 

可是人類忘記一件事。

他們忘記自己是

愛的訊息

是地球的禱告。

 

他們開始爭吵…

辯論誰認識上帝,

誰不認識上帝,

辯論上帝在這裡,

不在這裡,

辯論上帝是這樣或那樣,

不是這樣或那樣。

 

人類常常

誤用他們的力量,

彼此傷害,

或是互相殘殺。

 

他們也傷害地球。

 

到最後連森林也

開始死亡…

 

…還有河流

還有海洋

還有植物和動物

還有地球本身…

 

因為人類不記得

自己的身分,

也忘了上帝在哪裡。

 

直到有一天,出現一個聲音,

它像轟隆隆的雷聲,

又像蝴蝶打噴嚏那樣的輕柔。

請停住!

 

這個聲音似乎

是從山裡來的,它低沈地說,

「有時候我看見上帝在游泳,在深藍色的海底。」

是從海洋來的,它輕輕歎息,

「他常常出現在積雪的山峰,反射陽光。」

是從石頭來的,它說:

「她像風吹過,我常常感覺得到她的呼吸。」

是從微風來的,它溫柔地呢喃:

「我在岩石跳舞的時候,感覺到他靜靜地待在那裡。」

星星說:

「上帝近在眼前,」

島嶼說:

「他的愛碰觸到每一樣東西。」

 

在好長一段淒涼與惶恐的日子過後…

…人類才聽到那些聲音,

並且開始認真地傾聽…

開始在別人的身上…

…和美麗的地球看到上帝。

 

老烏龜露出笑容。

上帝也笑了。

ching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